logo
logo1

极速PK拾注册:袁惟仁瘦成皮包骨

来源:新浪新闻发布时间:2019-10-12  【字号:      】

极速PK拾注册

极速PK拾注册历史小说:巨熊满脸鲜血的从地上爬起.硕大的熊脸上左眼如炬.右眼却成了一个黑洞洞的大窟窿.张着布满獠牙的大嘴.“嗥…”、“嗥…”的狂叫着.翻身向着万林和小花飞入的森林追去.张着的大嘴露出满嘴的钢牙.一路撒着鲜血狂奔而去.此时.小花和万林一样.身子本能地缩成一个圆球撞入一颗直径一米多粗的大树树干.猛烈的撞击将小花如弹丸一样击入粗粗的树干.镶在了大树干的树心.看到万林和小花飞入森林.巨熊又恼怒的飞奔追去.张娃起身向着黑熊追去.一手举着手枪对着怪兽的背影“啪啪”的放着枪.一手不断向前扔出手雷.他是想将怪兽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避免它追入森林伤害万林和小花.山洞里的突击队员也全都站起.提着武器就要冲出山洞.“回來.”黎东升一把抓住身边的小雅厉声喝道.“你们出去起什么作用.只能是送死.万林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立即回到原來位置.这是命令.”大家两眼通红的相互看了一眼.慢慢走回了原來的位置.两眼紧张的注视着张娃和怪兽.“轰、轰”的爆炸声.在奔跑的怪兽身边不断爆炸.可怪物连看都不看后面的张娃.爆起的炽热弹片击中怪兽身体后全被反弹回來.只是将怪兽的毛发烧的斑斑驳驳.怪兽现在是一门心思直接奔向森林.它是死了心一定要将伤它的万林和小花碾成粉末.以解心头之恨.恼怒的小花在树干中猛地四爪伸出.锋利的指甲在树干中间來回滑动.转眼之间就将粗大的树干掏出一个大洞.它狂怒的“嗷”大叫一声.从树洞中蹿出.直接跃上旁边大树的树冠.在树冠上流星般跳跃.转眼就扑到了森林边缘.娇小的身躯站立在茂密的树冠顶部眼冒蓝光环视了一周.此时.万林正从被撞断的一棵大树下站起.身上的迷彩防化服被树枝挂成了一条条的碎布条.胳膊裸露在外.布满了一条条的血痕.这时.已经疯狂的怪兽正张着大嘴向树底的万林扑來.小花看到万林危险.一声不吭.猛地从高高的树冠上迎面扑向怪兽.四个爪子上的长长指甲在星光下熠熠生辉.怪兽的独眼看到空中飞來的小花.立即停下脚步.扭动巨大的脑袋.张开大嘴迎了过去.就在小花眼看就要撞入怪物巨嘴的时候.小花猛地张嘴极为尖利的大吼了一声.“嗷……”尖利的超高频声波.直接透过怪兽右眼的空洞和张开的大嘴击入大脑.怪兽大脑在尖锐声波的突然袭击下剧烈振荡了一下.它极为难受的闷哼一声.身子剧烈摇晃了两下.本能的闭上了大嘴.“哐”.空中扑來的小花狠狠撞在怪兽凸出的鼻梁骨上.动物的鼻梁骨都是由脆骨构成.是动物骨骼中最为脆弱的骨头之一.猛兽也不列外.“叭”的一声.巨兽的鼻梁骨居然被身坚如铁的小花撞出了一声骨裂的声音.如果不是怪兽.人和动物在这么猛烈的撞击下一定会当场骨折.重的还可能导致骨折的碎骨头插入大脑直接导致死亡.然而骨裂已经让怪兽疼痛难忍.它闷哼几声.猛地又张开大嘴想咬住小花.然而小花在撞击的同时.四只有力的爪子已经紧紧抓住了怪兽脸上的鬃毛.身子顺势攀上了它的头顶.此时.被树枝挂得衣衫褴褛跟叫花子似的万林.看到小花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也如一阵风般扑到了怪兽身前十几米的地方.他看到怪兽突然张开的血盆大嘴.灵机一动.冲着小花大叫一声:“快退.”.顺手从身上抽出几只爆破弹直接甩向了怪兽张开的大嘴.跟着与小花一道飞快的向侧面奔去.“轰轰轰…”一阵爆炸声在怪兽嘴里炸响.怪兽猛地蹦起.用变了调的声音吼叫着.翻身往大山的另一侧跑去.这时张娃已经飞奔过來.看到怪兽在这么猛烈的爆炸中居然不倒.还能如此迅速的逃走.不禁睁大了眼睛大叫到:“它妈妈的.这是什么材料做的.这么多炸弹在嘴里爆炸都炸不死.”而此时.在山洞的小雅率先跑了出來.直接跑到万林身前转了一圈.两眼含泪看着他裸露在外的胳膊上的条条伤痕.焦急的问到:“伤到骨头沒有.”万林笑笑说:“沒有.都是树枝挂的”.黎东升也走过來.看看万林沒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好小子.不错.”这时羊参谋走过來.看看万林破碎的防护衣.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套备用的防护服递给万林.叫他赶紧换上.万林说了声谢谢.赶紧脱掉破碎的旧衣换上新的.黎东升回身对跟过來的队员说道:“大家分散找找.看刚才几个小R本抗走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三人一组寻找.不要深入森林太深.这地方容易迷失方向.东西应该在树林里附近.不会太远”.队员们立即自动分组在周围寻找起來.此时小花跟在万林身旁.小雅过去抱起它.仔细查看了一下.沒有发现异常.然后拍了小花脑袋一下说:“我们小花就是棒.”小花冲她摇摇尾巴.微微闭上眼睛.刚才的战斗消耗了它太多的体力.“豹头.找到了”树林中传來玲玲欢快的叫声.张娃和大力每人扛着两个大箱子走出森林.“还有吗.”黎东升大声问道.“沒了.就四个箱子”玲玲叫道.几个队员赶紧迎上去.接过张娃和大力肩上的箱子.走到一块稍微平坦的地上放下.羊参谋和小雅赶紧走过去.四个箱子是用铁皮制造的.外面的绿色漆皮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挂锁已经被刚才几个小R本撬开.现在用几根导线胡乱的扭在一起.羊参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防化服.伸手扭开导线.然后示意其余人员后退.自己慢慢打开一个箱子.

极速PK拾注册

”“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我只是不想引起同事间的不和谐而已。

极速PK拾注册”!--作者有话说--151看书网

极速PK拾注册

他很明显又被范伟给狠狠玩了一道。

历史小说:高部长跟随军委、公安和纪委监察调查组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已经摸清了整个案件的一个大致脉络.由于奇大地产的两个主要领导董事长和总经理同时毙命.公司群龙无首.他们公司“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内部的一些资料还沒來得及销毁.而由军委和国家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又速度奇快的冻结了公司的账户和相关资料.调查组经过查证.很快从奇大地产公司的董事长王宏昌和总经理于武的私人电脑中.查获了他们行贿的大量证据.两人为了将來有事情时要挟这些贪官.居然将所有行贿证据详细的记录下來.他们沒想到的是.自己死了.却将有力的证据留给了联合调查组.两人的私人电脑中清楚地罗列的每次行贿的时间、地点和数额.有的居然还有当时的录音资料.其中黎东升老家的旅游度假村一个项目.他们就给副市长李茗山行贿二百万元.加上其他基建项目.奇大地产竟然行贿上至省里下至县里.共计行贿了上千万元.而行贿度假村项目主管县的县长沈庆、公安局长等大小官员的行贿总额居然高达300万元.以此换來了价值数亿元的数十万亩山清水秀的山林.高部长看着上面一串串**裸的钱权交易数字.眼中喷射着怒火.他猛地一拍桌子.对着军委调查组的人说道:“这样的人死有余辜.”两周以后.公安部门的调查组.根据现场勘察和在场武警战士、乡亲们的目击证言.确定了县公安局长在明知对方是现役军人的情况下.下令公安、武警持枪攻击和先行开枪的全部事实.一切调查结果都渐渐对黎东升、万林他们十分有利.高利少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來.他最担心的就是怕万林杀害了无辜的平民.沒等调查结束.高部长就迅速返回了军区.他要把调查的结果尽快告诉司令员和黎东升他们.让担忧的司令员放心.让黎东升他们解除思想负担.当高部长飞回军区刚走进军法处.就听到了万林携带小花昨天夜里逃跑了.高部长顿时呆住了.他快步走进关押黎东升的禁闭室.见黎东升双手抱着脑袋坐在床前.听到门响.黎东升慢慢抬起脑袋.一夜之间.已经清瘦的脸上居然苍老了很多.原本漆黑的两鬓居然冒出了几十根白发.两鬓像是被染上了一层白霜.高利看到黎东升摇晃着要站起來.赶紧上前一把按抓他.低声问道:“怎么回事.万林怎么跑了.”黎东升目光转向室内的窗户.高利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窗户上拇指粗细的钢条已经被生生咬断.显然是被小花的利齿咬断.高部长明白了.显然是昨天夜里.被连续关了两周的小花和万林终于忍耐不住.在夜里.趁着黎东升熟睡的功夫.咬断钢条逃了出去.“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跑.处理结果还沒有出來.”高部长恼怒的问黎东升.黎东升坐在床上.点上一根烟.说:“也怪我大意呀.连着几天了.万林很少说话.只是坐在床上打坐、练功.他偶尔问我:这个世界坏人就那么猖狂.而老老实实的人为什么就能被如此欺负.哎.还是孩子呀.这小子一根筋.我跟他讲了很多现实社会的事情.可他就是转不过來”n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黎东升懊恼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昨天晚上.他又跟我讲了许多.让我照顾好静怡和父母.照顾好小雅.当时我还挺奇怪.他跟我着这些干嘛.我怎么就沒想到他要跑呢.聊到半夜.万林突然照我脖子给了一掌.然后就带着小花逃跑了”高部长明白了.万林从小生活在大山里.很少与社会接触.与他爷爷一样.从小养成了嫉恶如仇的性格.从大山里走出來就直接进入了部队这个单纯的环境.他不了解社会上的一些丑恶现象.不了解那些贪官污吏与奸商的丑恶嘴脸.所以在遇到黎东升夫人惨死这样的事情后.嫉恶如仇的本性终于爆发.毫不留情的下手处理了几个人渣.正在这时.旁边禁闭室的门“咚咚咚……”的被敲响.里面传來小雅和玲玲的叫声:“开门.放我们出去.”……“嚷嚷什么.关禁闭还不老实.坐回去.”一个宪兵严厉的呵斥着.“妈的.”高部长听到宪兵的呵斥.低声骂了一句.突击队的所有官兵都是他的宝贝.是军区的宝贝.他们是提着脑袋來当兵的.他听不得别人对他们呵五呵六.他猛地站起.快步走了出去:“你跟谁嚷嚷呢.这里面的人不是犯人.打开门.放她们出來.”高部长冲着宪兵喊了一句.这个刚换岗上來的宪兵并不知道高利在里面.现在看到是一个少将从旁边禁闭室里走出.吓了一跳.赶紧举手敬礼.嘴里呐呐道:“沒有命令.不能放他们出來.”高利严厉的说道:“打开门.”宪兵看到少将发怒.赶紧掏出钥匙打开了小雅她们的禁闭室.小雅和玲玲满脸紧张的跑出來.两个姑娘激动的脸色通红.小雅一把拉住高利:“高叔叔.万林跑了.”这时小白突然从禁闭室里蹿了出來.转身就往外跑.小雅急得带着哭音.大叫:“回來.小白.回來.”刚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跑出去的小白听到小雅焦急的叫喊.赶紧停下脚步.犹豫的抬头看看外面.转身耷拉着脑袋跑了回來.小雅弯腰把小白抱起.眼中全是泪水.哽咽着对着高部长喊道:“万林有什么错.你们把他关起來.我们有什么错.关着我们.万林和小花跑了.你给我找回來.”高部长赶紧过來拉着小雅.苦笑着回答:“沒错.沒错.我这就是來接你们出去的.万林我负责去找.”高利少将看了宪兵一眼.二话沒说.带黎东升和小雅、玲玲走出了禁闭室.直接带到了钟司令的办公室.历史小说:“呯呯”.住院部大门里又响起两声清脆的枪响.刚涌进住院部大门的人发出一阵惊呼:“杀人了.杀人了.……”.正在向大门内涌去的人群听到叫喊.惊慌的掉转身子又向外面冲去.大门附近乱成一团.有向大门里涌的、有惊慌外逃的.人流立即在住院部大门口发生冲撞.惊慌的人群乱成一团.惊叫声、孩童的哭闹声响成一片.现场一片嘈杂.“嗷”.随着一声刺耳的吼叫.小白擦着大门门框凌空扑进住院部大门.小爪在厅内人群头顶一点.扑向正往楼上快速蹿去的一个小平头.楼梯上倒着两名胸部流血的持枪战士.正在拼命上窜的小平头猛地感到头顶一阵风声.凭本能刚往下一缩脖子.耳边就响起了小白的那声怒吼.尖锐的叫声令他一愣.抬手往上挥动手枪自保.沒等他将手枪抬到头顶.小白两只伸着半寸多长锋利指甲的利爪已经深深插入了小平头的头顶.张开的大嘴正好迎上了挥舞着手枪的手腕.“咔嚓”.随着小平头凄厉的喊叫.小花已经从他头顶蹦起.两只锋利的前爪带着小平头的大半块头皮.扑向了楼梯口正准备向它举枪的另一名小平头.楼梯旁的小平头看到小花前爪上带着一大块正往下滴着鲜血的头皮向自己扑來.吓得顾不得抬手开枪.转身跃向离他不远的另一名同伴.想两人相互掩护撤离.而楼梯上负伤的同伴正左手抱着往外喷血的右手腕.满脸鲜血的从楼梯上狂吼着滚下.此时.住院部大厅内的惊呼声已经停止.人群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已经吓得目瞪口呆.几个警卫连的战士也端枪愣在一旁.“蹲下.快蹲下.”随着最先冲进來的成儒、大力、启东的大喊.人们已经齐刷刷抱头蹲了下來.这时.几个警卫连的战士才从如此血腥的场面中清醒过來.端着枪向两个小平头扑去.看到持枪的战士向自己扑來.两个小平头举枪就要射击.小白身影一晃.已经扑到一个小平头的肩膀上.两只前爪左右一拍.锋利的指甲深深插入小鬼子的脖子.两只冒着红光的豹眼死死盯着十几米外的另一名小鬼子的眼睛.剧痛.让小白爪下的小鬼子狂叫一声.扔掉手中的枪伸手往脖子上摸來.小花腾身飞起向着剩下的另一名小鬼子扑去.随着小白的飞起.几缕喷泉一样的血柱.从小鬼子脖子两侧向着蹲在周围的人群喷去.“啊.妈呀.”几个妇女大叫一声昏倒在地.“哇……”.几个小孩的嚎啕哭声陡然在刚安静下來的大厅里响起.“呯”.最后一个小鬼子看到小花从十几米外临空扑來.抬手冲着扑來的小白开了一枪.子弹擦着小白的毛发飞过.将小白竖起的白色长毛烫出了一条黑色的印痕.洁癖般爱惜自己容颜的小白.空中扭脸看了一眼身上的黑色印痕.狂怒的大吼一声.扑上了已被成儒和大力.死死按在地上的小鬼子肩上.不管不顾.低头对着他的肩膀“吭哧”就是一口.将小鬼子肩头的肌肉连同肩骨咬下拳头大的一块.冲过來的洪涛、小雅和警卫连的张连长.呈三角形围在三个倒在地上哀嚎的小鬼子身边.脸朝外警惕地注视着四周.张连长大声命令从四面赶來的警卫连战士拉出警戒线.疏散厅内人群.军区医院杨院长已经闻讯赶來.他跑到住院部门前.看到洪涛他们已经控制住局面.立即招呼医护人员跑进大厅.将几个吓昏过去的妇女抬上担架送往抢救室急救.看到战斗结束.洪涛摸了一下耳边.这时才想起他们突击队的人还沒來得及领装备.身上沒有通讯设备.他一把抢过张连长挂在耳边的通话器.迅速向黎东升作了汇报.此时.黎东升正驱车赶往医院.他听完洪涛的报告.立即将医院这边的情况通报给了在核能研究所的魏超他们.让他们提高警惕.然后一回轮调转车头向研究所开去.医院是闹得热火朝天.血花飞溅.可核能研究所还是静悄悄的.一动一静.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核能研究所是两年前刚由市里搬到郊区的.由于怕放射性污染.在选址时就考虑了人烟稀少的因素.因此整个新建的核能研究所所在区域介于城市边缘.是个人员稀少的偏僻地区.以便于出现突发事件疏散周围人群.而研究所里的研究人员加上行政人员原本就两百多人.所以研究所内外十分安静.只有所外十几米远的一条柏油马路上偶尔有车经过.现在.由于可能遭到袭击.得到通知无事不要外出的研究所内更是寂静一片.只有三楼放置绿石头的放射性中心实验室.不时传來一阵阵轻微的嗡嗡声.这是研究人员在用各种仪器测试绿石头的属性和构成.按照部署.研究所外面依旧是研究所保安队的保安在门前站岗.警卫排的战士则全都分散在研究所院内.潜伏在各个角落.魏超带着玲玲、张娃和汪洪在实验室楼道和周边房间布防.实验室他们沒进去.因为里面是放射性实验室.进入里面要穿上厚厚的垫着铅板的特制防护服.连实验室的大门都是厚厚铅板做成的电动推拉门.门口是专用的虹膜检测仪.沒有通过虹膜检测的人根本无法正常打开厚重的铅制大门.原本.魏超想自己进入实验室贴身保护绿石头.可看到要穿上如此厚重的防护服.他冲着研究所保卫处处长摇摇头说:“张处长.穿上它我就啥也别干了.我还是在屋外看着这块宝贝吧”.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來.太阳刚刚从西边落下.只有一抹绛红色的云彩挂在西边天空.将西面天空映得一片血红.黎东升开着一辆军用吉普直接驶入研究所院内.魏超三楼窗口看到黎东升來到研究所.立即从实验楼三楼跑了下來.黎东升看到魏超跑來.立即问道:“有情况吗.”

极速PK拾注册

”李雅雅说到这里,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一旁的王珍那边扫去,最后才缓缓道,“其实这件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最主要是我好朋友家里的事情……珍珍的家庭,最近惹上了件很难办的事,范伟哥哥你又有钱又有本事,我希望你能帮帮她。

极速PK拾注册十个班这样排下来,总共有十四个节目要表演。

历史小说:看到万林跟了进來.小花叫了一声.转身向左边洞壁跑去.万林赶紧跟了过去.洞壁上居然有一个半圆形的洞口.万林举起手电照了一下.发现洞口上明显留着刀削斧凿的痕迹.显然是人工开凿的门洞.往洞内照去.发现里面是一个二十几平米的一个小洞.一抹月光从洞内的石壁上射进.将整个小洞映照成一片月白色.看到良好的视野.万林关掉手电筒走了进去.他径直走到透进月光的石壁旁查看了一下.月光是透过一个半圆形的窗户射进來的.他把脑袋伸出窗外.发现窗户是开在陡壁上.外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涧.涧边危崖峭陡.从上到下.极为险峻.万林转过头.发现小花正在石室内一块大石头上面的石板上.使劲拉着什么.他走过去使劲帮着小花推了一把石板.“哗啦”.石板响动着向傍边慢慢滑去.一片金黄色突然随着石板的滑落闪现.光彩耀目.石室内转眼在月光的映射下突然被金黄色的光芒笼罩.“啊.”万林被突然出现的景色惊呆了.石箱里一排排码放整齐的的金锭.在他眼前发射着耀眼的金灿灿光芒.小花得意的窜上箱子.两爪捧出一个金锭使劲向上扔去.“铛……”黄灿灿的金锭带着一抹金光飞向空中落下.发出一声金子特有的沉闷金属声.呆住的万林随着响声惊醒.他走到石箱前仔细观看.箱内从上到下整齐的摆放着一个个金锭.万林拿起金元宝掂了掂.足足有十两重.他打开手电看了一下.上面清清楚楚的刻着“足赤”、“加炼”的字样.万林明白了.这时古代的金元宝..他把探寻的目光看向小花.显然这个地方小花以前來过.小花看着他.挥动右爪指着傍边的另一个石头箱子.万林随着小花的目光使劲掀开旁边箱子的石板.里面露出了多半箱子的珠宝.一颗颗宝石在月光小闪烁着晶莹、温润的光芒.万林睁大眼睛慢慢将手伸进珠宝堆.慢慢地捞起一把.圆圆的珍珠.红的绿的各种宝石.在他手上熠熠生辉.小花睁大眼睛看着.突然从他手上取下一棵猫眼大的红色宝石.冲着万林摇晃着表示自己要了.万林笑着点点头.把手中的宝石头都捧到了小花眼前.表示它可以都拿走.小花摇摇头.把爪子上的红宝石含在嘴里.万林小心地把手上的宝石放进箱子.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打开手电.发现箱子里露出一个折叠的兽皮.他小心的拿了出來.万林小心地看着泛黄的兽皮.小心地打开.一行行工整的小楷笔迹映入眼帘:“余乃北魏大将军万国安之后世.先祖曾以万家之武功开疆立业.后因功高盖主为先皇所不容.逼令自缢.缢时留下遗训:严禁万家子孙依仗万家武功为官.然余不循祖训.擅自以武为官.招致嫉恨.置全族于生死边缘.现携族人细软避至此地.特令吾万家族人.习武强身.世代不得走出此山.所有金银珠宝均封存此洞.以备万一之需.世代相传.箱底另有一本《万家内功心法》.内里记载着万家内功修炼的最高境界.惭愧.吾辈无一人修至最高境界.望万家后代有缘者得之.发扬光大大.重振我万家武功辉煌……”看到兽皮上毛笔小楷工整的字迹.万林明白了.这就是爷爷口中说的自己祖先的遗训.可沒想到自己祖先为后代储存了这么多金银珠宝.他看完遗训.伸手往箱底探去.一本巴掌大的兽皮书被随手取了出來.万林打开手电小心打开兽皮书.发现此书居然是由一张完整的兽皮折叠而成.万林将打开的兽皮平摊在石板上.看到上面居然标注着一二三四…一直到九的数字.每一数字下都画着各种不同姿势的人形.或站或坐.或抬手、踢腿.下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注释.最后还有一个坐姿人体经脉图.万林明白了.这是祖先遗传下來的内功心法和运功经脉图示.万林脸上露出欣喜的笑意.小心地将兽皮按照原样又折叠成巴掌大小.从背包中取出一个塑料袋包裹好.慢慢塞进内衣口袋.万林早就听爷爷说起.万家内功共分9个层次.而流传下來的功法只有6层.其余最高级的三层功法由于历代祖先都无人练成.而逐渐失传.目前.爷爷已经练到了六层.万林自己也只达到四层.沒想到万林无意中终于见到了完整的万家内功心法.他怎么能不兴奋.他心中暗叫一声:等自己的事情完结.一定要回家与爷爷好好参详一番.万林收好兽皮书.转过头看着一堆金银珠宝.脸色顿时黯淡下來.耳边似乎在响着祖宗的遗训:“不要走出大山.不要走出大山.”.是呀.万家历代一直平淡的生活.就因为父亲和自己走出了大山而被打乱.父亲惨死在战斗中.自己屈辱的离开突击队.难道父亲和自己真的错了吗.难道这真是违背了祖先的遗愿而招致的横祸吗.万林抱着头一屁股慢慢坐到箱子上.他的脑子里逐渐浮现着从古到今的一个个画面:祖先被大批人马追杀.一个个族人倒在长弓铁剑之下;祖上男丁挥舞着长剑短道奋死劈杀.掩护着族人逃进深山……人丁日渐凋零的族人男耕女织.过着与世无争.倒也安详和睦的农耕生活……代代口授相传的万氏武功在每代人的努力下并沒有失传.而那笔宝藏却因为一代族长的突然暴毙而失传了……爸爸抱着母亲的遗体一步步走向母亲的墓穴…….父亲血红的两眼暴射着愤怒的光芒.抬手头足屠尽杀害母亲的凶手……父亲怅然的随着黎东升一群军人走出了大山……黎东升带着父亲的遗物來到大山.爷爷将自己亲手交到黎东升的手里.语重心长的说道:“记住:一定要象你爸爸一样.用我们万家的功夫铲除邪恶.抵御外辱.为我们万家光宗耀祖.报效国家.”.(文学区-短篇文学网)




(责任编辑:何孤萍)

专题推荐